<em id="kblewm"><kbd id="kblewm"><font id="kblewm"></font><center id="kblewm"></center><label id="kblewm"></label><kbd id="kblewm"></kbd><style id="kblewm"></style></kbd></em><ins id="kblewm"><style id="kblewm"><code id="kblewm"></code><div id="kblewm"></div></style><noframes id="kblewm"><font id="kblewm"></font><q id="kblewm"></q><address id="kblewm"></address>
<select id="kblewm"></select><pre id="kblewm"></pre><fieldset id="kblewm"></fieldset><tt id="kblewm"></tt>
              1. <tr id="yfh3fn"></tr><li id="yfh3fn"></li><center id="yfh3fn"></center><legend id="yfh3fn"></legend>
                      • <ol id="gzp6ht"><ol id="gzp6ht"></ol><del id="gzp6ht"></del><tr id="gzp6ht"></tr><tbody id="gzp6ht"></tbody></ol><dfn id="gzp6ht"><sup id="gzp6ht"></sup></dfn>
                              • 機經網用戶登錄: 
                              • 取回密碼
                              • 免費注冊
                              • English
                              • 機經網郵件
                              • 歡迎您  ,您是 用戶
                              • 機經網郵件
                              • 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移動版 | English

                              我國地方煤企按下混改“快進鍵”

                              發布時間:2019-11-29 15:00    來源:中國煤炭資源網
                               

                              關鍵詞:混改 地方煤企

                              摘要: “整體改制上市,是國有企業混改的最佳通道。去年10月,根據安徽省批准的整體改制上市方案,淮河能源控股集團宣布成立。目前,整體上市已進入最後的沖刺階段,力爭明年進入資本市場。”在近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淮河能源集團董事長孔祥喜圍繞上市籌備工作,向媒體通報最新進展。

                                “整體改制上市,是國有企業混改的最佳通道。去年10月,根據安徽省批准的整體改制上市方案,淮河能源控股集團宣布成立。目前,整體上市已進入最後的沖刺階段,力爭明年進入資本市場。”在近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淮河能源集團董事長孔祥喜圍繞上市籌備工作,向媒體通報最新進展。

                                當日,新組建的“淮河能源”現場揭牌,標志著具有百年曆史的淮南煤礦正式更名,距離上市之路又近一步。記者了解到,明年若能如期上市,該集團將成爲我國首家整體上市的國有煤企,在謀求自身發展的同時,更可爲整個行業提供借鑒。

                                打破制度壁壘,促進國有與非國有資本企業的相互融合、雙贏發展——淮河能源率先試水,這是煤企混改的一個縮影。作爲備受資本市場關注的領域之一,多地煤企改革行動不斷。但同時,國資一股獨大、集而不團、大而不強等現象依然存在。結合經驗教訓,如何混?怎麽改?來自企業、行業的人士向記者表達了觀點。

                                既能解決曆史遺留問題 也將觸及利益格局調整

                                據了解,國企國資改革的主要途徑,包括集團資産整體上市、專業化重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及運營公司等方向。淮河能源爲何選擇難度較大的整體改制上市?

                                孔祥喜表示,隨著企業規模不斷擴大,負擔也在加重,僅融資余額就接近千億元,負債率約爲83%。“此時再靠舉債發展的道路已經行不通,壯大實體企業、進入資本市場,金融和實業兩條腿走路,是發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之選。”

                                除了整體上市,淮河能源還推出組織管控模式調整、人力資源薪酬改革等深層次改造。孔祥喜透露,早在2016年,集團便啓動上市籌備,相繼完成地産證券化、國有劃撥土地作價增資、市場化債轉股等重要工作。待上市後,企業90%以上的資産將實現證券化。“這些改革沒有一件容易的事,既要解決大量曆史遺留問題,又將觸及利益格局調整的矛盾。然而,只有把這些事情做成,才能真正建立現代企業制度。”

                                同樣大刀闊斧的還有山西焦煤集團。作爲山西省首個拉開混改大幕的企業,該集團于2017年底率先公布混改方案,提出引導二級公司推進混改、引進戰略投資者等方式。例如,由其聯合日照港股份等5家企業、斥資10億元成立的日照煉焦煤儲配基地,明年底有望竣工。這是我國首個大型煉焦煤基地,也是山西焦煤、乃至山西混改的重點示範,在選擇股東、股比設計、管理結構等方面均作出新嘗試。

                                記者了解到,山東、遼甯、河北等多地煤企,也紛紛向社會資本抛出“橄榄枝”。或探索“國有資源+民營機制”的新模式,或以增資擴股、員工持股等方式展開合作,或鼓勵公司資本以多種方式入股非國有企業……“國有煤企正處于改革轉型發展期,大到産權改革、體制改革等,小到用工、人事、分配改革等,需要改革的事項頭緒多、集中度高。只有堅定不移推進改革,才能除舊布新,掃除阻礙發展的舊思想、舊機制。”中國能源研究會高級研究員牛克洪如是說。

                                重點破解國資一股獨大、轉變管理模式等難題

                                混改成績有之,瓶頸也有之。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指出,股權結構單一、國資一股獨大的難題由來已久,值得優先關注。

                                以七大煤企集中的山西爲例,光大證券分析報告顯示,2017年,當地省屬22家國有企業中,有19家是國有獨資;18家省屬國資控股的上市公司中,省屬國企持股平均比例達到44.18%。截至今年8月,七大煤企的國資持股比例仍均超過50%,其中3家更爲國有獨資。

                                山西省公共服務與社會資本合作促進會理事長常錦全進一步表示,在A股上市公司中,山西七大煤企旗下的上市公司有13家,實際控制人也都是山西省國資委。“山西曾長期依賴煤炭産業,導致經濟發展規模單一,經濟布局嚴重不平衡。對于新産業新模式的探索,大多停留在理論層面,實質性探索很少,因而短期內對于國有煤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成效甚微,急需探索新方法、新路子。”

                                身爲親曆者,孔祥喜還看到轉變管理模式的重要性。“未來競爭,關鍵就看誰的管理更好、誰的機制更靈活、誰的改革更到位。淮河能源作爲傳統國有企業,這些年産業結構雖發生很大變化,但管理模式、分配方式沒有根本改變,現已成爲制約發展的瓶頸。”

                                牛克洪也指出,在兼並重組等背景下,企業規模越來越大。一個集團資産規模或達千億、萬億,集團管理層級可能分爲四五級,甚至多級法人結構,員工數量也在增加。“但目前,大多數煤炭集團公司仍在探索有效的管控模式,集而不團、大而不強等問題突出。”

                                例如,不少大型煤企是由礦務局治理模式轉變而來,名稱雖已改爲“公司”,但因絕大多爲國有獨資企業,工廠治理習性依舊存在。再如,很多大型煤企的“條”“塊”體制混濁,治理的權責邊界、要件事項和運行程序不夠清晰,更談不上治理規範、順達。“治理體制和治理方式是大型煤企建設的一個重要課題,能否妥善解決,對混改成效有著直接影響。”牛克洪稱。

                                聚焦主業 “我們不可能包打天下”

                                11月22日,國務院國有企業改革領導小組第三次會議提出,將盡快制定國有企業改革三年行動方案,明確提出改革的新目標、時間表、路線圖。借此機遇,煤企如何“改”得更好?

                                牛克洪提出,混改應抓住三大“要件”。首先是産權改革,重點加快企業産權改革,實現産權結構多元化;優化資産結構,保持合理企業負債率。其次是人員改革,著重從精減冗員、提高效率上入手,通過改革達到管理、生産人員結構合理,素質提升,機制靈活,激勵到位,工作高效。第三是機制改革,通過企業組織體制、管理制度、管理方法和工作流程等改革創新,塑造一個既能適應市場競爭需要,又能激發企業生機與活力的經營機制。

                                “國有煤企經濟規模大、業務板塊多、管理層級多,可按照‘一點、一線、多層面’的思路創新。一點,即明確企業的總體功能定位點;一線是圍繞一條産業線,尋找、培育和創造價值增長源;多層面則包括‘上層’戰略決策、‘中層’市場運營、‘下層’降本提效等功能。”牛克洪稱。

                                明確“一點”,這也得到孔祥喜的贊同。他認爲,在推進混改的同時,煤企也要聚焦主業、集中力量,不能盲目跟風。進入不熟悉的領域,最後連主業都丟了是得不償失。“賺錢的行業很多,而企業的人力、物力、材料有限,我們不可能包打天下。發展需要一定的規模支撐,但這個規模必須有益,有規模、無效益的‘虛胖’經濟不健康,風險也很大。”

                                山西焦煤集團董事長王茂盛也稱,以煤炭主業和優質輔業上市爲重點,山西焦煤今年將有新的突破。“混改要在重點上突破。注重混改質量,聚焦重點領域,穩妥有序推進,不能爲了混改而混改。引入合作夥伴必須謹慎選擇,確保混改見到實效,實現放大國有資本、保值增值、提高項目競爭力的目的。”

                              (責編:)
                                歡迎投稿,聯系我們  

                              相關新聞

                              第十六屆南網國際技術論壇主論壇舉行 舒印彪院士認爲我國電力技術開始領跑全球

                              12月6日,第十六屆中國南方電網國際技術論壇主論壇在廣州舉行,10余位院士及海內外專家學者、業界代表,圍繞“彙聚創新力量,建設一流企業”主題深入交流、碰撞思想,凝聚智慧和力量,共同推動能源電力行業創新發展。舒印彪指出,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電力工業實現了由小到大、從弱到強、從追趕到引領的跨越式發展。同時,我國電力科技創新能力持續提升,電力技術水平已經開始領跑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