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oot id="jxpinj"></tfoot><dfn id="jxpinj"></dfn><select id="jxpinj"><font id="jxpinj"></font><tbody id="jxpinj"></tbody><bdo id="jxpinj"></bdo><big id="jxpinj"></big></select><kbd id="jxpinj"><center id="jxpinj"></center><i id="jxpinj"></i><kbd id="jxpinj"></kbd></kbd><code id="jxpinj"><table id="jxpinj"></table><ol id="jxpinj"></ol></code><tbody id="jxpinj"><blockquote id="jxpinj"></blockquote><th id="jxpinj"></th><pre id="jxpinj"></pre></tbody>
          • <th id="jxlqnu"><center id="jxlqnu"></center><acronym id="jxlqnu"></acronym><strike id="jxlqnu"></strike><kbd id="jxlqnu"></kbd></th><legend id="jxlqnu"><ol id="jxlqnu"></ol><div id="jxlqnu"></div><ol id="jxlqnu"></ol><option id="jxlqnu"></option></legend><fieldset id="jxlqnu"><th id="jxlqnu"></th></fieldset>
                    • 機經網用戶登錄: 
                    • 取回密碼
                    • 免費注冊
                    • English
                    • 機經網郵件
                    • 歡迎您  ,您是 用戶
                    • 機經網郵件
                    • 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移動版 | English

                    推行超低排放是鋼鐵産業綠色發展的必要舉措

                    發布時間:2019-08-02 13:13    來源:中國工業報
                     

                    關鍵詞:超低排放 鋼鐵産業 綠色發展

                    摘要:“何文波書記的三個金句,我記在心裏了。一是不僅關心鋼鐵産能是否過剩,還要關心清潔産能是否足夠;二是社會激勵機制一定要導向環保水平先進企業;三是打贏藍天保衛戰,誰是英雄。”日前,2019(第十屆)中國鋼鐵節能減排論壇在北京召開。在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黨委書記、常務副會長何文波致辭後,生態環境部大氣環境司司長劉炳江做出上述表示。

                      ■ 中國工業報記者 孟凡君

                      ■鋼鐵産量的高低本質上不是由鋼鐵生産方來決定的,而是由市場需求來決定的。從這個意義上看,到目前爲止,我國鋼鐵業在國民經濟體系中的整體表現無可厚非。

                      ■推行超低排放是鋼鐵産業綠色發展的必要舉措,局部地區的階段性限産也是當前發展階段不得已的保護性措施。在不得已限産過程中,對不同環保水平的企業實施 “差別化管理”至關重要,監管機制一定要鼓勵創新者,保護先進生産力。

                      “何文波書記的三個金句,我記在心裏了。一是不僅關心鋼鐵産能是否過剩,還要關心清潔産能是否足夠;二是社會激勵機制一定要導向環保水平先進企業;三是打贏藍天保衛戰,誰是英雄。”日前,2019(第十屆)中國鋼鐵節能減排論壇在北京召開。在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黨委書記、常務副會長何文波致辭後,生態環境部大氣環境司司長劉炳江做出上述表示。

                      何文波指出: “今年以來,隨著需求的增長,我國鋼鐵産量同步以較大幅度增加,成爲業內外以至國內外經常討論的較爲負面的話題,影響公衆認知和公共政策的制定。”何文波與參會者分享了他兩個觀點:第一,鋼鐵産量的高低本質上不是由鋼鐵生産方來決定的,而是由市場需求來決定的;第二,鋼鐵産能利用率高低是經濟問題,而實際排放水平高低才是環境和生態問題。

                      鋼鐵業的整體表現無可厚非

                      針對 “鋼鐵産量的高低本質上不是由鋼鐵生産方來決定的,而是由市場需求來決定”的觀點,何文波認爲, “今年前5個月,我國鋼鐵行業粗鋼生産增加了10.2%,引起了全社會的高度關注,鋼鐵業自身也顯得很緊張,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鋼鐵企業爲了滿足國民經濟體系生産建設需求而增加生産,變成了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

                      統計數據表明,今年前5個月,我國鋼鐵增産了3744萬噸,增量的98%都用于滿足國內鋼鐵消費需求,其中2/3是滿足建設領域的需求增量。

                      “當前的現實是,我國基本建設的持續投入帶來了鋼鐵需求的持續增長,而我國鋼鐵業滿足了國民經濟發展中生産建設對鋼鐵材料的供給要求。換句話說,如果沒有鋼鐵産量的高增長,目前的基本建設規模是無法實現的,除非大量增加鋼材進口。從這個意義上看,到目前爲止,我國鋼鐵業在國民經濟體系中的整體表現無可厚非。”何文波表示。

                      何文波認爲, “目前,問題不是沒有,但需要關注的不是生産總量增加的數量和比例,而是增産的結構。”今年前5個月,我國鋼鐵産量增量有一個顯著的現象應引起關注:即前5個月,我國鋼鐵生産增速爲10.2%,但占全國鋼鐵生産總量近80%的鋼協會員企業的增幅爲6.2%,而非會員企業的增幅爲23%,這些企業的生産增量占了總增量的54%。 “這部分增長的清潔程度是值得調查的,因爲涉及到了政府的公正監管和行業如何自律的課題。”何文波認爲。

                      “我們關心的不僅是産能是否過剩,當前更要關心清潔産能是否足夠。”何文波強調,在鋼鐵需求一定的情況下,讓實現了超低排放標准的生産企業充分發揮,同時限制排放較高的産能才是降低環境影響的正確做法。

                      激勵機制要導向環保水平先進企業

                      關于 “鋼鐵産能利用率高低是經濟問題,而實際排放水平高低才是環境和生態問題”的觀點,何文波指出, “從當期來看,我國鋼鐵産能多了可以停下來,停下來就沒有排放了,只要有需求就必須生産,需求多少就要生産多少。但誰在生産,就不僅僅是市場能夠解決的問題,而是與政府的公正監管直接相關,因此社會的激勵機制一定要導向那些環保水平先進的企業。從長期來看,相信市場的力量一定會解決産能與需求的匹配問題,也就是所謂産能過剩問題,多余的産能終究會被市場所淘汰。”

                      何文波表示,推行超低排放是鋼鐵産業綠色發展的必要舉措,局部地區的階段性限産也是當前發展階段不得已的保護性措施。在不得已限産過程中,對不同環保水平的企業實施 “差別化管理”至關重要,監管機制一定要鼓勵創新者,保護先進生産力。

                      “鋼鐵業是藍天保衛戰的主戰場。”何文波進一步表示, “打贏藍天保衛戰,下令限産很容易,但清潔生産要投入、要創造、要堅持不懈甚至要忍辱負重,社會上下未必都理解。”

                      何文波指出,據一些環保投入較大的鋼鐵企業反映,爲了實現超低排放,企業環保運行成本已經達到了每噸260元到270元的水平。按照這個水平計算,全國一年生産9億噸到10億噸鋼鐵,所支付的環保成本可能會接近我國西部一個省的GDP。

                      何文波說, “那些爲實現綠色生産、超低排放而持續投入,不斷創造、積極開發和運用環保新技術新工藝新設備的工程師、科學家和企業家應該得到社會的廣泛尊重。全社會在享受鋼鐵創造的社會財富的同時,應該感謝他們的付出和貢獻。”

                    (責編:)
                      歡迎投稿,聯系我們  

                    相關新聞